对我好一点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凯源】支配|中篇完结

怡sir.:

*送给三位不透露姓名的女神


*我写的都是假的


*HE


 


支配


 


    


 


1.没有你烦我有多烦恼多难熬


 


出门前,小区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我拉开房间的窗户,把头伸出去感受了一下温度,一阵冷风着实把我吹得抖了一下。我拉了拉毛衣的领子,裹着羽绒服,踩着小短靴蹑手蹑脚地出了门。第二天爸妈喊我起床的时候,我依然会是那个躺在被窝里伸着懒腰准备新一天上学日的王源,而现在我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夜行者,还戴着某位不知名粉丝送的长长毛线围巾,可以围住两个人的那种。


 


你有没有试过凌晨两点半开始的徒步旅行?


 


我沿着一条长长下坡路往下走,厚重的围巾遮住了我半边脸,一阵一阵寒风吹得我头发乱飘。要是有人知道我这个点一个人跑出来大概会吓死吧,不管是爸妈朋友还是粉丝们。可是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往前迈着,哼着不记得哪里听到的歌,居然觉得这个瞬间出奇的自由。这个点没有镜头,没有私生,没有陌生人打量的眼神,我大可以露出各种各样不担心会被看到的表情。


我在重庆生活了十六年,从来没有见过雪。深冬的夜晚视线可及之处是光秃秃的树丫,昏黄的路灯和黑洞洞的天,偶尔有几个点着烟的青年从街角走过。我走到了主干道上伸手招车,司机在我开门的时候看了看我的脸,我对他抿唇一笑,清晰的报了一个地址。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半夜醉酒归家的坏孩子,我只是有一个突然想见的人。亮着白光的手机屏幕定格的地方是半小时前微信聊天界面,我塞上耳机,第十七遍把对方发来的语音条点开,最最最熟悉的声音低沉又疲倦,在耳边响起又戳进心里。


 


王源儿,我睡不着。


王源儿,突然好想你咋办哟。


 


戒不掉。我挠了一把头发,刘海还带着冷风的温度。看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我算着一分钟后将要到达。重新按亮屏幕,打了几个字发过去。我说,我在你家楼下。


 


不一会儿一条信息跳了出来,他过来一个,卧槽。


 


我笑了,弯起的嘴角藏在围巾里,但我估计我的眼睛暴露了我的笑意,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我说,小伙子大半夜什么事那么开心?见女朋友啊?我摇摇头没说话,递了车费下车。我要见的可不是女孩子,而是一个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的…怎么形容他?让我想想。


朋友,队长,兄弟?


 


我站在他家楼道口,用鞋尖一点点蹭着地面。不过一会儿就听到啪嗒啪嗒下楼的声音,还是一步三跳那种。一个影子窜出来,无比顺手地捞过我的腰把我拉近。


 


你怎么跑过来了?不睡觉的?大半夜也敢一个人乱跑王源儿你最近胆子很大。


 


他看着我,上挑的桃花眼里闪烁着急切,可我分明看到了欣喜。于是我拉下了围巾,露出唇角扬起笑容,我说,不是大哥想我了吗,怪我咯。


然后一个笑容,在他眼里一定满分,他说我笑起来很甜,这个梗被无数人津津乐道地提起,却没有人能感同身受正主心里的滋味。你问我什么滋味啊,那当然是开心咯。


当然不止开心咯。


 


就像细小的青苔在心里阳光落不进的秘密角落肆意生长,柔软又凉薄。它们偶尔会颤动一下叶子,这时候整个人会有过电一样的错觉,心悸还得遮掩。我看着王俊凯依然透着怒气的脸,他说你以后没我允许不许这样,我说好。


我看着他,白衬衫的衣领还有些褶皱,V字领的毛线背心,简单的羽绒外套拉链也没拉。冷风灌胸口的感觉一定不好受,我扯下自己围巾的一角,本来二人围巾堆在一个人胸口就很蠢。我们站的很近,我能抬起手臂将围巾给他系上一半,然后看着他的表情一点一点软下来。


 


王源儿我真拿你没办法。他这样说,抬手揉了揉我的发顶,又将我的额发顺好。


 


这是他从小就养成的习惯,或许是一种喜好。他喜欢揉我的头发,然后露出虎牙对我笑。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别人触碰的人,但是他的话就没关系,或许是因为我已经适应并且接受了他的一切行为,或许是因为我们真的认识太久了。


 


多久呢,扳扳手指算一算也不过几年。


多久呢,从这个上台会紧张的男孩子成长为上过各大媒体的少年偶像,从声音稚嫩的哼唱到能苏倒一大片live,从小土豆变成男神。而我一直是伴在他身边的那一个,我还在想要是能再早一点认识他就好了,恨不得是从襁褓时期就开始,是不是太贪得无厌?可是说真的,几年很快,几年间我们却好像双生一样过了半辈子。有人说我们长得越来越像,有人说我们情同手足,这些有人说都比不上他自己对我说,王源我是你大哥你是我弟弟你要听我的。


 


嗯我都听你的。


从前从前,我一直这么想的,也一直觉得自己会这么做。


一直一直,到看不清未来的以后。


 


2.当作是你开的玩笑想通却又考倒我


   


我们并肩走在马路上,像对儿午夜游民。谁也没说要去哪里,谁也没说什么时候回头。淡淡的沉默蔓延,我盯着自己吐出的白雾出神。


真正有个地方任凭你撒泼,任凭你做任何亲密动作,但是你却突然被收了线,不敢动不敢说。我跟王俊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单方面变成这样的。


 


我面前是空荡荡的人行道,红色的指示灯亮着但我看四下无车就要向前走,但王俊凯牢牢的制住我的手臂。等绿灯了再走,他说道,声音不容置疑。


我撇了撇嘴,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看吧,我们就是这样。


王俊凯打小喜欢管着我,还真就像一个哥哥对弟弟那样严厉又淘气,不仅仅管着我还喜欢欺负我。又时候真被他欺压的难过了他就会用他的方式哄我,当然还不允许别人惹我半分。这是小时候的我们,而现在生气吵架了一般都是我哄他,他也反过来喜欢粘着我,但是那种作为哥哥的主导权从未变过。


不知道今晚他发给我的那两句话有没有撒娇的意味在里面,我突然想起,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怎么,大哥有事不开心?


他轻咳了两下说,没有啊。


真没有?


没有。


噢。


没有不能想你?


能~就是别大半夜比较好。


下次不会了。


 


他说完我偏过头看着他,就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察觉到我的目光他又慢慢补了一句,下次不会半夜还让你跑出来了。


我注意到他在往我家的方向走,他的语气很温柔,温柔到我一阵阵发抖。晦暗的心事找着机会破土而出,而我一再压抑,他却自顾自地随时发动攻击。他好像察觉到我在发抖,于是在一个转角的路灯下面他突然把我捞过来抱在怀里。


 


王俊凯是不是又长高了。


 


我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脖子上卡其色的围巾两端是我们各自的体温。他羽绒服敞开把我抱着,我就直接陷进了他的衣服里。他一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一边搂着我的腰,多么多么温暖的怀抱。


我僵着手臂,鞋尖抵着他的鞋尖,心里翻江倒海,面容单纯平静。我不知道说什么,他却开始唠叨,王源儿你是不是又瘦了,王源儿你给我好好吃饭行不行,王源明天下午第一节体育课请个假别去了中午多睡一会儿,王源儿再给我知道你馋嘴儿偷偷吃辣你试试。


他说什么我都说好,听到最后我只能听见他一遍遍念着我的名字,带着不容反抗的语气。我定定地说,好,大哥,我知道了。


 


乖弟弟。


他很满意。


 


 


我觉得这剧情开始变得很病态,你呢?


你有没有发现我的秘密。


 


 


他撒手,我抬头看着他,他眨眨眼,长睫毛总能扇动一场荷尔蒙风暴。我觉得我们俩现在这个气氛他低头吻我都不算奇怪,可是他不会。


我们像亲兄弟,睡同一张床甚至穿同一条内裤,我们有各种各样亲密的小动作能让屏幕前的CP饭通宵狂欢。有时候我也在想兄弟和恋人是不是只隔着一层纸,但答案很明显,不是。那里隔着一个悬崖,一步不稳就分身碎骨,我不想冒这个险。


 


小时候我接受他对我的好,接受他以着大哥名义对我的一切干涉,长大了我依然如此,我却看不透他的心。我深知万一那里只有一个情同手足的弟弟,没有任何越界的信息素,我岂不是很狼狈,盛大的暗恋将悄无声息地笼罩我的整个青春,我知道戒不掉,同时心甘情愿让他支配我的灵魂。


 


他把我送到我家楼下,我微笑着跟他道了晚安。


我知道我转过身以后他的目光一直跟进了楼道的黑暗里,他看着我走远,却看不到我瞬间垮下来的表情。我好像有些自我折磨,但是自我折磨总比互相折磨要好,想到这一点,我又有点开心。


想大声的唱一遍到不了,但又怕半夜扰民,哎。


 


 


3.想变成造字的仓颉写出能让你快回来的诗篇


 


 


王源你再这样下去小凯会看出来的。


 


录节目之前易烊千玺突然给我发了这样一条微信,我吓了一跳,隔着王俊凯望向他。他看见了我的目光,然后摇了摇头。


 


我回,什么?


他:你有心事到已经挂在日常状态上藏不住了。


 


我在心里呵呵了一下,一向擅长察言观色的千玺会这么说是我意料之中的,我们三个都这么这么熟了,我和王俊凯有什么事他总是最先能看出来的,就比如两年前那个夏末我跟王俊凯的吵架。


 


说起这件事我还记忆犹新。那应该是我和王俊凯认识以来吵的最厉害的一次了。那时候王俊凯初中才毕业,我们还没去台湾录偶像手记,还在满暑假跑通告的末尾。我实在有点架不住不小心生病了,我很不舒服的同时王俊凯也被我搞的很烦躁。


 


我记得他哗一下拉开凳子坐到我旁边,指着我几乎没动的餐盒,然后说,王源你多吃点。


我说,我没胃口。


他:你吃不吃?


 


千玺把手机丢到床上。我去洗澡,说着消失于我们的视线范围。王俊凯把筷子重新塞回我手上,然后调出那种不容反抗的语气,又怕太上火还放慢的语速带着半哄的腔调。


 


就吃一半。


不想吃。


三分之一。


大哥,我真不想吃。


 


是人都有脾气,他火了我也突然不想管了,你不能打着对我好的旗号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也有我的性子。是不是我一直太听他话了,是不是我就这样要一直听下去无论何时何地。我几乎能想象到面对我突然的叛逆他满脸怒火的表情,但一个有着强烈控制欲的人怎么可能让我逃脱。


 


可是我那时就是突然撒手了,作死了,想说你爱咋咋地,你奈我何?


 


他不可能对我说出那些下作恶毒的诅咒,就像网上那些被扒出来的源黑触目惊心的言论。


他不可能对我拳脚相加,毕竟我是他一直以来最宠爱的,弟弟。


 


我看着他生气的眼睛,茫然地偏过视线,跳上床拉开被子裹住自己。后来的事情浑浑噩噩,我记得千玺过了很久才回来以后看着我们欲言又止的表情,我记得我用尽全身力气不论动作还是言语都反驳他的要求,我记得他攥紧了我的手臂说王源你怎么回事你生病了我不想跟你吵但你别太过分。


 


我冷笑一声,下一秒兔子变成蝎子开始扎人。我说王俊凯,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觉得你是大哥所以我什么都得听你的。


 


王俊凯被我问的一愣,他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跟他讲话。


 


从小到大我都听你的,我现在不想听了。


 


我丢了这么一句话就睡了。疲倦翻涌而来,而我再不闭上眼睛的话眼泪就要流出来。开玩笑,明明是八岁就没哭过的人怎么能难过于此。后来我们有多久没说话呢,怎么着也有个五六天。五六天和一同走过的年岁比起来就像漫长的河流中一颗小小的石子,但却砸碎了我们小心翼翼维持平衡的玻璃墙壁。


动作和眼神由跟行程的前线口中传开,姐姐阿姨们在惊呼,小凯源源你们怎么啦。你说怎么啦,我们一定要黏在一起才他妈正常吗?我关了小号丢了手机,千玺在我旁边冷不丁回了一句,是。


 


我翻了一个白眼,这时候王俊凯进来了,我很自然地起身翻了翻东西进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出去了,虽然不知道大晚上他会去哪,也许是去任姐或者主页君那里看行程或者活动录像了,但他一定会很晚回来,在我入睡之后。


 


床头柜上一杯温水,温度刚刚好,我的手机被好好地放在桌上,暗着的屏幕上放着两颗胶囊。我看向千玺,他耸了耸肩。


小凯准备的,感冒药。还说了趁水热你快吃了。


 


我坐那没说话,千玺抹了把脸。我和王俊凯吵架他也不好受我真的挺抱歉的,那天我觉得我们也是快把他逼急了。以前王俊凯神一样的从人走位,到现在我的任性使他处于一种无言的分裂中间。这时候他要说什么的话我一定会听,然后我听见他说,王源,网上有句话你看过吗。


 


人有两件事,咳嗽和爱情,越是掩饰越是欲盖弥彰。


 


后来啊。


 


怎么和好的说起来也是狗血,那次行程的倒数第二天晚上我低烧,半夜缩在被子里整个人难受得缩成一团。在我全身发冷的时候有个人突然从后面抱住我,那种感觉温暖的想让人流泪。他拉着我的手臂让我翻了个身正对着他,抱着我直到我不冷了直到我出汗直到我睡着。


他也许觉得我会哭但是我没有,忍眼泪忍到一种境界以后我就不会哭了,毕竟这一场盛大的单恋无时不刻考验着我的内心。第二天早上我在他怀中醒来,我们对视了几秒,他突然笑了,揉了揉我的发顶。


 


对不起。


 


几乎是同时向对方道歉,同时退一步,没有谁放下架子而另一个人没有,就是刚刚好的同时心软,谁都好受谁都没有输。


 


我搂着他的脖子蹭上他的颈间,就像小时候的亲昵动作,就像一个弟弟再跟哥哥撒娇道歉。他拍着我的背,我却突然想咳嗽。


试着忍回去却真的没忍住,我连咳了好几下。他立刻下床给我倒热水,千玺也醒了,翻过身轻声问我还好吗,我没说话。清晨六点半,外面天才刚刚亮,也许是起雾了,我的目光飘向窗外,却什么都看不清。


 


4.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 


 


 


事实证明我太小看王俊凯对我的掌控了,我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对南开的动向掌控的那么清楚。同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招同性喜欢,我面前站着的是第二个跟我告白的男生。


他推着眼镜,眼神倒也没有躲闪,大方得很。他比我高但是比王俊凯矮,他比王俊凯黑一点,脸比王俊凯瘦,腿没王俊凯长,声音没有他好听。没错我暗暗地在心里把他们进行比较,但是他怎么可能比得上王俊凯在我心里地位的万分之一。


 


他说,王源儿,我注意你很久了,也不是因为你是明星,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觉得你特别可爱,给我个机会照顾你好吗。


 


我愣在那还在组织语言拒绝,王俊凯跨着大长腿朝我们走了过来。他单肩背着书包,把棒球帽反戴还扣上了自己里面穿的卫衣的大大帽子,纯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大哥会浪了,生气起来也越发不可收拾了。他把自己就这样暴露在我们学校里,稍微眼尖的人绝对能认出来他。至少我觉得那双眼睛我隔着车水马龙就能一秒认出。


我是真吓了一跳,他站到我们中间望了那个男生一眼,三秒的犹豫间还是决定了没有开口说一个字。他一把拉过我的手腕将我拽走,那姿势真的是酷炫狂霸拽,但不对啊,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他把我的手腕握的很紧,直到上了出租车才松开。他报了公司的地址,然后就是无言沉默。到了公司他一个劲往前冲,我跟在他后面进了个小会议室,他等我进来然后把门关上反锁。


 


王源儿,以前最早录少年狗的时候,有期粉丝提问大概意思是有人强吻你怎么办你还记得吗?


记得。


讲道理,讲不通你就跑,是吧。


嗯。


那刚才有男的要跟你告白你怎么不跑?


我怎么知道他说找我有事是跟我告白……


我都知道了你还不知道?你知道这事在你们年级传多开吗?


你又怎么知——


王源儿我看你最近心神不定的你到底是想谈恋爱了?你喜欢他吗?


……王俊凯你又怎么了把我当出气筒?


 


我?把你当 出气筒?!


 


他看着我的眼神倏地变得更难以言喻了,就我说了天大的玩笑话,他怒极反笑。也许刚才我很乖的说,没有,我不喜欢他,你没有出现我也会拒绝他,然后巴拉巴拉说些话,哄一哄就没事了。


但是我没有。


 


就像有无数个可能让这个地球上作为人类个体无限渺小的我们不会相识,就算相识也不会如此亲密,就算亲密也不会让我爱上他。


可是它们都没有发生。


我不记得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我不记得坦然面对自己心中对他的喜欢是什么时候。所有人大可以跟我说我还小有时候太懵懂,或者说初恋都是傻逼兮兮的我过段时间会发现事情并不是那回事,但我无比清醒的知道,这是真的。每一次压抑的冲动都在说明这个事实,越深情越矛盾,越矛盾越作死。


 


 


我看着他把帽子摘下来丢到桌上,我不知道这样互相折磨的剧情要上演到何时。不是说好了要听他话的吗,不是说好自我拉扯就足够不要让他动怒的吗,王源你怎么就没做到呢。


心里有小恶鬼掐着嗓子在撕心裂肺的尖叫说,老子受你支配这么久不是只把你当兄弟的。


 


王俊凯。我听到自己开了口。


你到底在怕什么?


 


他被我问得噎住了。


 


 


王俊凯眼中的王源儿,什么样。


 


小时候我奶里奶气的跟在他后面,他像个哥哥一样,录完夏秋我们一起去吃面,我们喝同一瓶汽水,从那时候我想着女孩子们看的星座书上都是骗人的,处女座才没有洁癖。后来他玩游戏我看着,他抢我的球我就看他投篮,他让我等他我就在舞蹈房外等他的单人辅导结束。


他的力气比我大,我挣扎过可是挣不过他,再加上我真的让着他,他也宠着我,就这样相安无事。我知道我们的羁绊越来越深,就像后颈脖上对称的苦情痣,冥冥之中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就像注定的故事节奏。我们大手拉小手,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别人问起我,我会说他是我的好兄弟,他像我的亲哥哥。这话我没说完,下半句是因为从没有一个人,他的模样,声音,气味,举止变成我生命中一道道温柔的刻痕,支配着我的感官,以至于未来,他会控制我几乎全部的爱恨。


他知道我听他话,我也知道随着年岁拉着我们长大他对我的控制欲和占有欲越来愈强,我想过有天我突然兴起的叛逆会把我们之间的妥协烧个精光。我固执起来自己都觉得害怕,大概这就是作死,我知道他会脸黑可是我还是这么做了,这是第二次了,也许早就不止几次。


 


他正要发作,我却突然柔柔一笑,我知道自己的笑容有时候很魔障,魔障到我自己都看不透了。他果然顿住了,看我是不是要说什么。我轻声问他我说,小凯,你想过以后吗。


 


你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盯着我,小到吃多少饭穿几件衣服,大到有没有人跟我告白我喜不喜欢那个人。


王源儿——


你听我说完好吗。同样我也不可能控制你的一切,你未来有喜欢的女孩了你带她来见我,我说不好你就会跟她分手吗?你不会。


 


 


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这简单的一句话背后我想了多少。我也想过万一,万一万一他也是喜欢我的,不是普通兄弟的喜欢,他对我的一切控制欲占有欲都是源于他对我的,喜欢,而不是作为大哥兄长的自觉。这种假设让我产生了温柔的错觉,我看到未来我们都是成熟的模样,他站在舞台上牵过我的手对我唱首情歌,下面粉丝都叫疯了。


我也快疯了,然后他向所有人宣告我们相爱。


 


可是事实是,终有一天他会爱上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一定站在伴郎的位置微笑,然后给他们递过戒指,我还会说出一句庄重的祝福,用了当年别人给我们的祝福。


 


年年岁岁暮暮朝朝


生生世世天荒地老


 


 


我大概永远不会忘记王俊凯那时候的表情。


愤怒的,失望的,诧异的,无言以对的。我表现出的漫不经心和那种他说过很甜的笑容就像一汪冷水嘶啦一声熄灭了他所有的焰火,我出奇的冷静,站起身要走,他没拦我。


我有预感我踏出这扇门我们之间就完了,有些东西会本质性的改变,但我还是走了出去,不知道拐了几个弯,我碰到了刘志宏和小马哥。


刘志宏哆嗦了一下嘴唇。


 


王源你怎么哭了?


 


5.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拨开我的心


 


 


高三下学期,王俊凯真真正正停止了所有通告,一心准备高考。微博饭圈也是一片鼓励祝福,也很少有人私心嚷着让他发微博,会让别人觉得是庞大水军的统一头像望过去真的迷之感动。


 


我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最后一次见面时候他的表情我也不记得了,大概就是淡淡的,就像什么都没有的。我们两个之间对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外他还是照顾我的大哥形象,我还是乖巧的天使弟弟。可是他不再摸我头了,不再把我往他身上带了,独处的时候说的话题从来不会提到我们两个自身,越来越多的欲言又止。


 


他高考前一天晚上我和千玺约好一起发微博,发一小段视频。就像这几年来生日啊考试什么的惯例。我翻着自己的手机相册,发现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合照了。我换上了一件蓝色的衬衫,那颜色望上去能让人想起大海。站在镜子前的王源面向单纯,我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我调好相机镜头对着自己,然后说,最帅最冷静的大哥王俊凯,高考顺利,你一定会考去理想的大学的!


 


我很想你。


 


当然最后一句话被我截掉了。


 


发完微博粉丝们开始新一轮昏天暗地轮转发。我注意到有个凯源主页已经有十万粉了,皮下还是会在转发末尾加一个蓝色的音符和一个绿色的枝叶,然后千百队形。我笑了笑,有人走有人留有人来,有些事情还是一直没有变过,就像最感谢的粉丝们还是爱着我们相信着我们,就像王源依然喜欢着王俊凯。


我关了手机躺在床上,窗外的蝉鸣伴我如梦,一圈一圈盘旋在城市上空不知疲倦,宛如梦魇。


 


 


王俊凯考完的那天晚上发了微博,我看着穿着一件白衬衫的他脸稍微瘦了一些,果然高三太辛苦了啊。两张自拍一张没笑一张勾起唇角,简单的谢谢大家,考试感觉不错,今晚会和朋友一起吃饭然后好好休息几天就回归,于是姐姐阿姨们疯魔了。


这开启了我们下一次见面的倒计时,但我比我想象中要快很多。夏日半夜两点半,我突然醒了,一身汗还裹着薄毯。我赤脚踩在木地板上下床抹黑找空调遥控器,找到一半突然发现我手机屏幕亮了。


拿过来一看,微信消息来自Karry,时间显示一分钟前。


那一秒我手都在抖。


 


但,不好意思,马思远睡着了,没看到。


 


我躺回去,空调低温冷风吹得我浑身舒爽,但我却像浑身难受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最终还是从枕头旁边摸出耳机,拿过手机点开他发的语音条。


 


其实那一个瞬间我是有预感的。


 


王源。


王源儿。


我很想你。


 


 


6.就像我的喜欢被你看穿


 


那个夜晚温柔怀抱的记忆从北半球的冬天一路追着我来到炎夏,我想捂着耳朵不让声音入侵但是自己的手指却一遍又一遍点开那几条语音。他的一切翻涌袭来,无论是笑容还是声音,我感觉我要中毒身亡了,然而他才是唯一解药。我穿着一件大体恤,从柜子里随便抽了条牛仔裤套上,拉开门轻手轻脚往外走。


 


你有没有试过凌晨两点半开始的徒步旅行?


 


我试过了,这是第二次,我的旅途的终点都是同一个人。但是到达目的地的距离却被无形中缩短,因为我刚下楼就看到正对着我房间窗户的路灯下面,站着一个人。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这个时候的感受,我的心中滚动着酸涩又甜蜜的泡泡。再还没有想好用什么表情面对他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到了他面前。他是不是又长高了,站在我对面他的阴影遮住了我整张脸,但是我确定我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他都会捕捉到。


于是我,做好表情管理,想好流畅的说辞,但在我开口之前,他却突然先出了声。


 


我不是跟你说没我的允许不要半夜跑出来吗。


 


路灯下他的面容太好看,上挑的桃花眼里全是像温开水一样的柔和。我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我似乎能看见他结束了毕业班的聚会疯玩然后再兜兜转转来到我这里。于是他这一句话击败了我一大半防线,宇宙苏神功力真不是盖的呵呵呵呵呵。


我抿了抿唇,我说你不是也说不会说你想我让我招得我大半夜跑出来了吗?


 


他突然傻乎乎的笑了,然后说,对噢。


 


好怀念的小虎牙,他一笑,我也笑,好怀念的支配感。


 


他动作无比熟练地捞过我的腰把我往他身上带,熟悉的拥抱姿势,我依然僵着手臂没有动弹。又是这样暧昧瞬间,他也不知道是酒精上脑开始犯浑还是怎么样,他又开始唠叨,王源儿你他妈怎么还是这么瘦,我跟你说了几年了你要好好吃饭。王源儿你这段时间的live我都听了,全部都是周杰伦的歌啊我喜欢的都给你唱完了我回来唱啥子?


王源儿,王源儿。


听到最后又只剩我的名字,他撒手松开我,我看着他。


 


这个时候我是什么表情我自己不知道,我全部神经都发麻。不过王俊凯看着我的眼睛突然顿住了,然后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我大脑当机,必须当机,我呆在原地让他肆意亲吻,我有点搞不懂了这是我在做梦还是什么情况,他的虎牙咬着我嘴唇,微妙的痛感让我感觉我站立于现实之中。我的初吻并不是青涩的嘴唇轻碰,而是被攻城略地的深吻,唾液间还传递着酒精的味道。


对方是我喜欢了好久的王俊凯。


我闭上眼睛让他调动感官让他支配灵魂,我不知道除此之外我能做什么。


 


一吻结束,他说的话让我哭笑不得。


他说,说好的有人强吻你就跟他讲道理,讲不通就跑呢。


我:……


 


王俊凯见我完全木头了,觉得有点好笑,于是抬手揉了揉我的发顶,动作自然无比,好像我们之间本来就是这样,我们绕了一大圈最终还是这样了。


我被快被巨大的幸福淹没,却还在最后迟疑着这份回应的真实性。


 


他开始说话。


 


王源儿,你还记得我上次到学校来找你,当时有男生跟你告白那次吗。后来在公司你说我未来有喜欢的女孩了什么的,我后来真的好好想了这个问题。


首先,我喜欢的女孩,笑起来要很甜,唇形很好看,眼睛很亮很大就像藏着星星。


她要能忍着我的所有任性和不成熟,会陪着我见证我们的每一步成长。


她有本事轻易支配我的情绪,让我随时随地想着念着她的事情,让我会突然半夜睡不着觉就想起她。


她能做到,在我想她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才确定我哭了,因为他拿拇指轻轻碾过我的脸颊,抹去我的眼泪。他看着我这样也说不下去了,干脆直接了当的说,王源儿,我喜欢你。


一直一直一直都喜欢你。


 


7.     


    我也 


    一直一直 


    喜欢你


 


    



评论

热度(3359)